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295章 时机未到

  姜穗宁记得太子妃韦氏出身南方士族,她父亲生前曾做到南方总督,也算是手握实权的封疆大吏了。

  可惜在太子妃定下亲事没多久,她父亲就在任上病故了,为此太子的婚事还推迟了一年,让太子妃为父守了孝,才嫁进皇家。

  但太子妃家族也由此走向下坡路,家里再没出过一个高官,不知道是顺康帝有意打压,还是真就因为家族人才凋零,仕途断层了。

  因此太子妃在皇室中很是低调,深居简出的。

  商渡摇头,“太子还没这么丧心病狂,况且太子妃再低调也不是真的泥人儿,让一个士族贵女受此侮辱,谁知道她会干出什么事情来。”

  “士族贵女不可辱……那些妾侍就活该受罪吗?”

  姜穗宁咬了咬牙,越发觉得太子龌龊又恶心。

  今天顺康帝故意在庆功宴上撇下大皇子和齐仲威,跟着太子离开,就是想杀杀他们的威风,不让大皇子一系过分膨胀。

  帝王心术,玩得就是一个平衡。

  可他肯定想不到,他心心念念盼的东宫皇孙,竟然是身份不明的野种。

  姜穗宁有种冲动,想去顺康帝面前揭发一切,让他看清楚自己这个好大儿的嘴脸。

  商渡拉住她的手,“别冲动,现在还不是合适的时机。”

  姜穗宁扭头看他,“你不是想替岳家报仇吗,为什么不先把水搅浑?”

  就让大皇子和太子斗去呗。

  “因为……我还在等一个人。”商渡望向北方天际,目光一瞬间变得幽远,仿佛跨越千里,来到了一望无垠的茫茫草原。

  “草原上的雪还没化呢。”M..oxiai.com

  他忽然说了一句姜穗宁听不懂的话。

  姜穗宁挣开他,气鼓鼓的道:“好好好,我不懂你的宏图大业,我只是个做小生意的俗人嘛。”

  “别生气,我带你去看星星,嗯?”

  商渡捉住她的指尖亲了亲,好言好语哄着,一边带姜穗宁来到了皇宫北方一座高楼上。

  “这里是前朝的观星台,据说钦天监的能人异士,能观天象辨吉凶,推导天下大事,可惜后来出了妖道惑国大案,这里便被废弃了。”

  商渡带着她上台阶,老朽的木板发出令人牙酸的咯吱声,姜穗宁每走一步都心惊胆战,“这里废弃多久了?不会突然塌了吧?”

  商渡被她逗笑了,“放心,就算是塌了,我也会垫在你下面,不会让你有事的。”

  姜穗宁半点不解风情:“得了吧,这个高度摔下去,咱俩都得成肉饼,还分什么谁上谁下啊。”

  “好啊,那咱们就做一块肉饼,你中有我我中有你,永远不分开。”

  姜穗宁气得掐他,“……你变态啊!”

  就说玄衣卫这地方不能多待吧,好好的一个人,都心理扭曲了。

  说话间,总算是有惊无险地上到了顶楼。

  姜穗宁一上来就被眼前的景象震撼了,“这里……真的好高啊!”

  她站在栏杆边上往下看,沿着中轴线很快找到了勤政殿的位置,巍峨高大的勤政殿,此时在她眼中只变成了很小的一个小方块。

  头顶上就是幽蓝的夜空,离得极近,仿佛一伸手就能摘到星星。

  商渡从背后抱着她,替她挡住吹来的北风,二人静静地看着星空,这一刻远离了朝堂的勾心斗角,远离了皇室的争权夺位,仿佛天地间只有他们两个,互相依偎着。

  “商渡。”

  姜穗宁开口,轻声问他:“等你为岳老将军翻案昭雪以后,你想做什么?”

  “娶你。”商渡不假思索地答。

  姜穗宁脸有点热,轻哼:“别闹,我跟你说正事呢。”

  “我没闹。”商渡语气平稳,“娶你就是最大的正事。”

  姜穗宁被他打败了,“好好好,那娶了我之后呢?”

  商渡含上她耳垂,轻声呢喃:“生几个孩子?不论男女,越多越好,最好都像你一样聪明可爱……”

  姜穗宁:……

  商渡靠在她脖颈间低低笑着,“不逗你了。”

  姜穗宁抓起他的手,泄愤似的咬了一口。

  哼,要不是她恐高,她非在这观星台上和他打一架不可。

  “我明白你的意思。”商渡抱紧了她,好言好语哄着,“我暂时还没想那么远,不过……我想我会去北境。”

  那里还有他祖父、父亲未完成的事业。

  他想让岳家军重振威名,让北狄见到岳字帅旗就闻风丧胆。

  “北境好远啊,我还没去过呢。”

  姜穗宁靠在他怀里,笑眯眯地说:“听说那边的羊肉特别鲜甜,只用清水煮,不加任何佐料都十分美味,是不是真的啊?”

  商渡有些意外,低头看她,“你愿意跟我去?”

  北境苦寒,朔风如刀,她这么娇气,怎么受得了那边的环境。

  姜穗宁假装生气地瞪他:“不然呢,你难道还想带别的女人去?”

  商渡眼底的坚冰寸寸消融,唇角上扬的弧度越来越大,搂着她仔仔细细地亲了好一会儿,一下一下,怎么也舍不得放开。

  老天对他还是不薄,让他在失去一切后,又赔给他一个举世无双的宝贝。

  “穗穗,我的穗穗。”商渡眼底写满虔诚的迷恋,“你是我的,你只能是我的……”

  姜穗宁环住他的脖颈,安心地靠在他肩头,一声声的答:“是,我是你的,我们要一直一直不分开……”

  *

  姜穗宁回家时已经很晚了,商渡抱着她悄悄翻墙进了院,要不是她好说歹说劝他回去,某人真能厚着脸皮在她房里赖着不走了。

  饶是如此,姜穗宁还是一觉睡到了快中午,才把昨晚夜爬观星台的累劲儿缓过来。

  她不紧不慢地吃了午饭,才带着两个丫鬟出门去了百雨金。

  刚一下马车就觉得有点不对劲。

  中午正是客流量最大,门口人来人往最热闹的时候,怎么今天如此冷清?

  姜穗宁快步进了门,却见一楼大厅空荡荡的,没有客人不说,就连几个跑堂的姑娘都在忧心忡忡地抹眼泪。

  “这是怎么了,出什么事儿了?”

  “穗宁你可来了,我刚派人去姜家找你,估计是半路岔开了。”

  韩昭风风火火地从账房后面出来,一把拉住她的手,眉心蕴着怒意。

  “蕊姬……蕊姬被人强掳走了!”

  姜穗宁心神一颤,“谁?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,敢来我们这儿抢人?”

 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,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内容

  请退出转码页面,请下载好阅小说app 阅读最新章节。

  哦喜爱小说网为你提供最快的侯府宠妾灭妻?九千岁抄家求娶主母更新,第295章 时机未到免费阅读。s.oxiai.com